浮光·浮生——许东生作品展圆满开幕

2016-12-17

返回

浮光之下遍地浮生——许东生个展圆满开幕



2016年12月17日下午4点“浮光·浮生——许东生个展”于今日美术馆2号馆2层圆满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37件作品。出席开幕式的嘉宾有:法国文化学者Rosenberg David Emmanuel,中法文化交流协会会长Louise Cai,策展人高岭,批评家殷双喜,王端廷,彭锋,杨卫,顾振清,盛葳,段君;广州美术学院江欧教授,李若晴教授;华南理工大学王义明教授;喜马拉雅美术馆艺术顾问、原喜马拉雅美术馆馆长王纯杰;艺术家张方白,吴震寰等。


在许东生的绘画里,光是至关重要的元素,它无处不在。它就在昏暗天幕下的地光里,就在罗汉们熠熠发光的容貌中,就在神婆风旋云舞的流光上,也在克莱因蓝与幽冥的暮光间
……从来都是作为色彩的隐身者而存在的光,被许东生赋予了独立和物质化的视觉形式。在他较早的作品里,通体发光的人体幽灵们,相互拥抱着,搀扶着,烛照着,以此来驱赶黑暗的吞噬;而漂浮在烟尘中的不明发光体,更犹如神明的乍现,在提示着和指引着迷失和困顿中的羔羊。

 

最新的作品显示,这种通过人体和发光体来统摄黑暗世界的华彩高潮并传递出难忘神性与诗意的诉求,又有了新的变化和内涵。黑暗中裹挟着的混沌烟尘渐渐淡去,黑暗开始显露出它的巨大无边,犹如幕布般包围和笼罩着泛白的大地。在《神婆Sylvie之翅翼流风》、《玫瑰之妖与Basquiat之冠》和《公元847年,关于红尘的一次观看》三件作品里,画面空间更加明晰清朗,黑暗的天幕与地面形成深不可测的三度空间,烘托出前景形象的荒诞感。事实上,这种前景与背景之间张力并非两极对立,而是通过旋转跃动和明暗闪耀的光线前后贯通起来,让空间介质渗透着莫名的精神气息。

 

原本被昏暗烟尘吞噬的人体幽灵,逐渐掏空和提纯为黑暗中剧烈扭动的色彩光影。这些在黑暗中舞动的光影和光线,与其说是隐形神婆的法力无边,毋宁说是幽暗和空寂中无处不在的有形或无形游魂的聚散魍魉。玫瑰也罢,Basquiat(巴斯基亚)的王冠也罢,森然罗列的罗汉也罢,这些看似有形有像的形象,其实不过是黑暗中涌动着的魂灵的灵光乍现,它们此时显现为如此这般,彼时又会显现为如此那般,它们绝非现实中物,但它们却又是现实中物的游魂附体。

 

从最初对行尸走肉般的人体描绘,到人体幽灵的意象性表现,再到黑暗与幽冥中光影和游线的提炼,许东生在努力地追寻生命的形而上的终极形式,在空无寂寥和幽暗深邃的空间中寻找生命难以承受之轻的蛛丝马迹。然而,视觉绘画终究不是概念化的哲学玄思,它需要光影,需要色彩,需要明暗的调子,更需要光影线条的聚合体和形象物,因为沉浮的光影其实是由无数现实事与物的生命轨迹交织和积淀而成的。于是,有形无形的游魂们便浮游出画面,时而如旋风舞动,时而如光影弄剑,时而形单影只,时而森森然列阵而出,画面更加丰富,空间益发多元,乖张的戏剧性荡漾洋溢。

 

这不仅是画面由繁入简、复归于繁的循环交叠,更是艺术家对生命的体认由具体而抽象、复归于更饱满的普遍这样一种认识的升华。“生而还复死,尽变作灰尘”之后,其实是对如梦人生的感喟,因为肉身的人生灰飞烟灭,但魂灵的生命却循环未了。光明与黑暗相伴,游魂与循环为伍,实可谓“可叹浮生人,悠悠何日了”。人生如梦,梦复生梦,循环往复,以致无穷。许东生用他精湛的技艺为我们展示出月黑风高的世界里芸芸众生的挣扎和不羁,它们如影随形,如光似色,乍看全无,实为遍地。这是一种视觉的游戏,更是一种人生的思考。